每日一抱、相愛到老

做老人精神科常遇到一種情況,配偶早逝,另一半孤獨終老。這些年來遇上不少喪偶的長者也令我記憶猶新。

一個好好母親,丈夫離世數年,每次見她都聽她訴説丈夫生前種種,子女長伴左右,她都難展歡顏。有一次覆診,她一身艷麗打扮, 她說:丈夫死後,我的世界再沒有色彩,今天是他生忌,我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送給他。

Read More